首页 > 全部分类 > 免费
《宁悠陆时昱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小说在线试读 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最新章节目录

《宁悠陆时昱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小说在线试读 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最新章节目录

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
《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小说阅读。言情小说陆总每天都在求名分由作家淡九创作,本站分享主人公宁悠陆时昱的故事,讲述了麻袋解开,宁悠蓬头垢面,大口喘气。工装的纽扣也掉了几颗,露出白皙的底子。宁悠顾不得那么多,从麻袋里出来后,把那臭哄哄的破口袋有多远踢多远。她很有料,斐勤和手下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不是关键位置,宁悠不在乎。“陆时昱,有本事就当面拒绝你爷爷的调令,明面上伪装同意,背地里把人搞死,你算什么男人?”宁悠气得肩膀一上一下。这副水光...
作者:淡九 更新时间:2022-06-20 20:48:2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宁悠后悔接受调令前没有仔细了解陆氏集团一把手的音容笑貌。

但凡能搞到一张陆时昱的照片,她打死也不会答应来南境。

还讽刺他当牛郎的往事,幸好他耳背没听清。

“放开我,你们是疯子。”

宁悠被困在麻袋中,不停挣扎。

“扎紧点,一会儿扔海里不能让她给爬出来。”斐勤习以为常的吩咐道。

“斐特助,我要不能做个明白鬼,夜夜来找你。”

斐勤没说话,而是看向一言不发的陆时昱。

第一天就弄死老爷子派来的人,的确不妥。

陆时昱冷眼看她在麻袋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矜贵的手指。

麻袋解开,宁悠蓬头垢面,大口喘气。

工装的纽扣也掉了几颗,露出白皙的底子。

宁悠顾不得那么多,从麻袋里出来后,把那臭哄哄的破口袋有多远踢多远。

她很有料,斐勤和手下看得眼睛都直了。

不过不是关键位置,宁悠不在乎。

“陆时昱,有本事就当面拒绝你爷爷的调令,明面上伪装同意,背地里把人搞死,你算什么男人?”

宁悠气得肩膀一上一下。

这副水光娇滑的模样……

最不喜这样的女人!

被宁悠质疑的男人突然揪住她的下巴,把人拽了过来。

他的手指很重,还好她的下巴是原装的,皮实。

不然就让他给拽下来了。

“我要是对你这句话没反应,就不是男人,对吗?”

男人低沉又凉薄的声音带起一丝不正经的兴味。

“陆总是不是男人,我没必要知道。”

宁悠本能的握住他的手,妄图把他的手指从自己下巴上拔下来。

“你松手!不许碰我们陆总!”

斐勤的大嗓门一出,把两个人都震了震。

宁悠擦了一把侧脸,提醒他:“飞沫。”

斐勤:“……”

“啧……”陆时昱蹙眉扫了他一眼。

斐勤低下头:吼错了吗?

陆总一向嫌弃女人的脏手,上个碰过他的女人已经领到残疾证了。

陆时昱微微倾身,韵黑的眸子深凝着她:“老爷子是怎么煞费苦心找到你的?”

男人的声音低沉酥耳,宁悠微微失神。

“我从未质疑陆总零件不全,况且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欣赏陆总隐私的。”

关键时刻,她还保持着人间清醒。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神精病,前一秒麻袋罩头的弄死她,下一秒荷尔蒙就登场,分分钟能把好人折腾疯。

“你很了解我?”陆时昱的目光突然变得惑人诡谲。

“这话问的,难道你少了零件?”宁悠一颗八卦的心忽的飘了起来。

这六年他发生了什么,被仇家报复失去了……哇偶!

要不明天把这消息卖给媒体吧,以陆时昱的流量能卖个好价钱。

“我少……死女人,你这是什么神情?”

陆时昱眼中少有的跳跃起了愤怒的小火苗。

这么多年,他喜怒不行于色,偏偏今天为一个不知高低的女人动了真气。

宁悠收回同情的目光,也不知街上那些专治疑难杂症的小卡片对他有用没用。

“你有问题,直接对你爷爷说,何必难为我?”

宁悠好不容易把他的手,从自己下巴上拽了下来,并且保命的后退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