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部分类 > 历史文学
《中二替嫁妻陆少有大病》完整(全文免费阅读)by樱桃树下

《中二替嫁妻陆少有大病》完整(全文免费阅读)by樱桃树下

中二替嫁妻陆少有大病
精品好书《中二替嫁妻陆少有大病》由著名作者樱桃树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现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瑜陆目成,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是我想要的儿媳妇,面相旺夫,身材旺子,屁股圆润,两腿修长,好生儿子……”秦暮一阵尴尬,这也能看出来?尤其是陆母身边那个女人,长得甜美,眼神却毒辣,没少用眼神剜她,看起来,她是喜欢陆目成的。秦暮摆摆手,想解释一番,陆目成却先出声:“闭嘴!”陆母蹙眉:“...
作者:樱桃树下 更新时间:2022-06-22 15:17:0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正在房间遮吻痕的秦暮被吓了一跳,陆母不管不顾,直接冲了进去。

“这就是我那漂亮的儿媳妇?”她打量了一下,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穿着太随便了,不符合陆家媳妇儿的标准。”

说着,她将秦暮打扮了一番,换上了自己给她在国外买的衣服,还一本正经的叫来了陆目成围观。

陆目成从进房间起,脸就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一个笑容都没有。

他看着眼前被母亲打扮成孕妇的秦暮,总感觉不是一个好兆头……

而秦暮望着自己一身孕妇装傻了眼,这是在暗示自己吗?

陆母笑得合不拢嘴:“真好,是我想要的儿媳妇,面相旺夫,身材旺子,屁股圆润,两腿修长,好生儿子……”

秦暮一阵尴尬,这也能看出来?

尤其是陆母身边那个女人,长得甜美,眼神却毒辣,没少用眼神剜她,看起来,她是喜欢陆目成的。

秦暮摆摆手,想解释一番,陆目成却先出声:“闭嘴!”

陆母蹙眉:“你这么凶干什么,这态度是对老婆的态度吗?”

陆目成极其不耐烦,将陆母轰出了房间:“妈,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再多管,明天我就去和她离婚。”

陆母吓得连忙跑出了房,还自己关上了门。

她这个儿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说一不二,极其凶残……再惹怒了他,明天真得去离婚了,那她的孙子就没着落了!

闲杂人都离开后,陆目成开门见山:“齐诗韵跑的事情不许说出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齐诗韵,好好演好她的角色。”

“哦?”秦暮痞笑道:“你这是害怕别人知道你老婆跑了?”

看来这冰山脸也有怕的一面?

陆目成冷眼望她,却忽然看见了她颈脖处的吻痕,他微愣了一下,随即又冷了脸威胁她:“昨天的事儿,你要是想全天下人都知道,那你就尽管说……”

秦暮一顿,慌乱的遮住颈脖上的吻痕。

陆目成嗤笑一声道:“遮什么遮,你的身体不就是你爬上位的筹码吗?”

秦暮:“……”

这男人莫不是脑瓜子有问题?

张嘴闭嘴说的话比她还臭!她可以为了资本主义低头,但不是那种卖身的女人!

越想越气,秦暮抬手想要一巴掌打去,却被男人截住了手腕。

陆目成冷眼看着秦暮,就连声音也比平时大了许多。

“秦暮,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听着陆目成的呵斥,秦暮先是愣了下,随即笑出了声。

“怎么,你这是生气了吗?”

生气?

感觉内心充满着一股无名火想要发泄,陆目成抿着嘴巴没有说话,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就是生气吗?

陆目成不依,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他猛地将秦暮拉进自己怀中:“我说了,好好演好她的角色,我对你是没有耐心的,你也别以为用身体就能爬上位,好让我放了你。找不到齐诗韵,你也别想逃。”

说罢,秦暮被他冷冷推在一旁。

再抬头,陆目成早已经走了。

秦暮冲着他的背影比划了一套未完成的螳螂拳,有机会一定脑死他!

不过,齐诗韵这笔钱,是真难赚啊,难怪她要跑!

算了!好歹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大不了和e势力都到底!

于是秦暮阴差阳错的坐上了陆目成老婆的位置,但是……她过的还没那只斗牛犬自在!

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打扮,打扮的精致、漂亮,然后被闲置在房间里,没事儿就和陆母磕个瓜子,烦了就去折腾那只斗牛犬。

过得极其憋屈和烦闷!

可她不知道,那只斗牛犬更加憋屈,好歹也是个稀有物种,怎么被个女人玩弄?

过惯了自由自在的日子,秦暮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闷……她想找陆目成聊聊,却屡次都没碰上陆目成,反倒是碰上了陈安琪。

陈安琪在陆目成的公司是个小总,办事儿雷厉风行的,也极其高傲,非常自以为是。

她对秦暮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都说齐诗韵是公认的大美人,气质、才智都是少有的,仔细一看你样样不沾边啊。”

秦暮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双手插在裤兜里,靠近陆安琪,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我不沾边,难道你沾边?”

像这种白莲花人设的小婊砸,她早就拿捏得死死的了,还来了个神补刀。

“要不陆太太这个位置你来坐?”

陈安琪气得眼珠都瞪圆了:“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还没听过人家说你齐诗韵这么会说呢。”

我本来也就不是齐诗韵!

秦暮白了她一眼,不想与她多说。

陈安琪却不肯,几步猛上前,想故意推秦暮一把,好把她给推下台阶,但是她失算了,秦暮身手敏捷,一下就躲过了。

陈安琪失重,险些摔下去。

秦暮大笑:“你可小心点,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安琪气得跺脚,刚想说什么,那边却匆匆跑了一个女秘书,女秘书一脸焦急:“陈总,那个孙总还是不肯给我们结款,一直在耍无赖呢,软硬不吃,还说要想结款,就得……”

“就得什么?”

“就得……就得陈总你去陪他吃顿饭。”

“我陪他吃饭?他一个中年秃顶,油腻腻的男人,让我陪他吃饭?他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秦暮一听不厚道的笑了:“你这副样子也就长得像个陪饭陪酒的啊。”

陈安琪本就怒气冲冲,加上秦暮这样挑衅,她忍不住了!她扬着巴掌就朝秦暮甩去,秦暮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这把戏我都玩烂了。”秦暮灵机一动,伸手搭在陆安琪的胳膊上,拽拽道:“姐妹儿,这样吧,耍无赖的事儿我最喜欢干了,我帮你,帮你把这个结款追回来,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孙总,怎么样?”

陈安琪迟疑:“你?”

“给你一分钟想想。”

“那行,就按你说的做,你要是没给我把结款追回来,那就看着办。”

“没问题!”

被陈安琪带出陆家后,秦暮还偷偷办了一件自己的私事儿,她弄了一个手机,与自己一些狐朋狗友联系了一下,报了一个平安,这才算是安心多了。

之后她就去对付那个孙总了。

孙总果真是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长得丑就不说了,还特别好se,一双眼睛四处打量秦暮。

秦暮假意奉承,故意se诱,将一杯红酒洒在了他的身上。

“真是对不住呀孙总,我这手滑了一下。”

“不打紧不打紧,美女洒的酒,真香……”

“这怎么好呢,衣服都脏了,让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要不这样,你现在脱下来,我帮你手洗一下,你说好不好呀?”

“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的,这又没有别人,就只有我们两个呢。”

孙总一听眼睛都直了,两只手麻利的脱了衣服,就一个大肚囊露了出来,秦暮得意一笑,忽然将自己的口红抹掉,将自己的头发弄乱,还摔了几个杯子……

孙总一脸诧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暮拍了好几张衣衫不整的照片。

“行了。”秦暮恢复了以往的冷傲:“事儿办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欠陈安琪的结款麻溜儿的结了,不结的话,我这个社交账号四十八小时后,会自动上传刚刚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