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部分类 > 古代言情
《人人见我如见瘟神》免费阅读 司免傻娃在线阅读

《人人见我如见瘟神》免费阅读 司免傻娃在线阅读

人人见我如见瘟神
《人人见我如见瘟神》小说又名《司免傻娃免费阅读》,这是一本内容非常新的言情小说,作者是柳笑笑,司免傻娃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主要讲述的是有乔双镜知道我外婆的下落,我没敢耽误。早上八点,我们到了镇上卫生院,老远就看到院外围了好多人,宁爷爷叹了口气说:“恐怕来晚了!”卫生院大门前听着一辆载货的车,周围围拥着许多人,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我个头小,很快就钻进人群内,可见一中年妇女倒在血泊里,已没...
作者:柳笑笑 更新时间:2022-06-30 16:13:2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后来也没村人说话了,我转头看了看宁爷爷,他满意地笑了笑,叹道:“赵家冤魂要黄家断子绝孙,黄家子孙改姓赵,从此以后供奉赵氏亡魂为祖以此谢罪,你这丫头,倒是想了一个两全的办法!”

得了夸奖,我不敢得意忘形,看宁爷爷往家那边走,我跟在身后说:“那黄姥爷赴死前对我说,我外婆当年并不是被姜古门赶出来的……”

宁爷爷告诉我:“当年之事太过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

他看了看天色,说:“村里的事儿解决了,乔双镜夜里被我毁了法坛必受创,我们得赶在她离开黄岩镇前找到她!”

对,只有乔双镜知道我外婆的下落,我没敢耽误。

早上八点,我们到了镇上卫生院,老远就看到院外围了好多人,宁爷爷叹了口气说:“恐怕来晚了!”

卫生院大门前听着一辆载货的车,周围围拥着许多人,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个头小,很快就钻进人群内,可见一中年妇女倒在血泊里,已没了气息。

我从人群里钻出来,宁爷爷问我:“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点点头。

那花钱让人贩子卖我的付医生,也是当年亲自为我接生之人,葬身在了一辆大货车车轮下。

“我开得好好的,她突然冲了出来,是她想死,不关我事……”倒霉的货车司机不停地解释着,人群里议论纷纷,有人说付医生的女儿前一天生怪病去世了!

“宁爷爷……”我瞧宁爷爷转身往镇子另一边走。

“去青云观!”

从前外婆不让我入观,问其缘由,她也不多说,想来是姜古门与道家奉的尊神不同吧?

这青云观就在镇边云山腰上,是座三百年的老观了,据说当年日军打到黄岩镇之前,所到之处的民房无一幸免,但到了黄岩镇却怎么也找不到路,所以黄岩镇就此逃过了一劫;后来就有坊间传说,是青云观当时的观主沧海在镇外布了迷魂阵,迷惑了日军的眼睛。

自那以后,这座小镇偏观享有盛名,不少道学爱好者慕名前来观道,从他们观里请的太清相格外灵便可说明此观名不虚传。

如今青云观观主道号玄青,是沧海的关门弟子,此人一心修道,极少露面。

宁爷爷带着我和傻娃才刚到山门前,便见一白发老道迎面而来,那老道瘦骨嶙峋,年纪恐怕最少也有九十好几了,但步伐十分轻盈,一看就是修行极好的道者。

“玄青观主!”观中年轻小道士语气有些吃惊,似没想到他们的观主今日会出山,忙上前跟随,他们很快就到了我们面前。

玄青见我们老少三人,目光扫过宁爷爷与我以后,视线落到最后的傻娃身上,微微一笑,目中满是尊敬。

我们拜访此观,玄青观主这般相迎,应是与宁爷爷是旧相识,但他的注意力几乎全在傻娃身上,就连我这个被乡里传得邪乎至极的厄童子也被他忽略了!

“前些日子玄青正在闭关,今早提前出关见祥云东升,便知有贵客临观,有失远迎了!”

宁爷爷没有太多客套话,玄青便领着我们三人往观里走,后面跟着观中众小道。

进殿以后,宁爷爷特意遣我去正殿拜三清,他与玄青观主带着傻娃去了后面偏殿。

我仔细的拜完三清以后,便去偏殿寻他们,人到殿门外时,听到里面传来他们谈话的声音。

宁爷爷说:“他们只以为她是厄童子,并未发现其他。”

玄青观主道:“甚好,弟子等了三十年,有生之年还能……”

“司免?进来吧!”宁爷爷发现我来了,打断了玄青观主的话。

我笑着迈步进去,见玄青观主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偏殿没有供神位,他的面前站的是宁爷爷与傻娃,可我看他似乎在殿中行了道家大礼,我心头很是疑惑;且玄青观主的师父不是沧海道长吗?他为何要对宁爷爷自称“弟子”?